“用工荒”或持续到4月:找工作的人都去哪儿了

北京晨报记者现场调查发现,春节后,不少单位又开始经历“用工荒”。天桥上、超市入口处、公交车站旁等人员密集处,不少缩着脖子取暖的年轻人,手拿打印着“招聘”黑字的A4纸,殷勤地询问过往路人“找工作么?”房地产中介和餐饮服务员是需求量最大也是最难招工的行业。按这两年经验,每年正月十五后,市场招聘旺季将全面启动,可也恰恰是求职者观望心态最浓厚的时期,这段青黄不接的时期可能要持续到4月份。

招聘现场

碰上中年妇女也要推介一番

北京晨报记者昨日在赵公口人才市场看到,60余个展位中,有30多个贴上了招聘海报,每当三三两两的求职者路过展位,面试人员都会主动“招揽”,询问求职者专业和月薪等期待。展位周围也贴了近百份招聘信息,很多信息上写着“急聘”二字。

孙先生是某房产公司的人事部副主管,“眼瞅快正月十五了,一切工作就得步入正轨,在这之前我得招够30名销售员。”一般招聘人员只上午在会场,着急的孙先生仍没放弃下午的机会,逮着求职者就一边发名片,一边介绍公司的待遇。孙先生说,干销售这行,年轻的小伙儿和姑娘最合适,但昨日求职的年轻人并不多,他碰上中年妇女也“自我推荐”一番。“房产公司有的是房,我们包住,这点可以放心。我们还有培训,没有提成保底月薪也能到两三千。”碰上动心的求职者,他会叮嘱对方,“这周日之前一定去公司面试一下。”

一上午只招到两位洗碗大叔

张小姐在赵公口人才市场为一家新开业一个月的餐饮企业招工,她身后的海报上写明,要招聘主管、传菜生、迎宾、收银、打荷、切配、蒸灶等12个岗位的40名员工。张小姐坐了一上午,只招到两位洗碗大叔。“春节后饭店客流量增大,但很多年轻人返乡没回北京呢,招不上来人。但愿十五后能缓解一些。现在我们这儿后厨最高工资开到4000元,服务员最高开到2800元了,这比去年节后招工价格高了一两百元,但应聘者还是寥寥无几。”

下午的虎坊桥人才市场也显得略为冷清,门口仅有几个房地产员工在招销售人员。“以往扎堆在这儿找工作的人都哪儿去了?”在陶然亭北门居住的王大爷来打听,想以2600元包吃住的价格找保姆。“问了几家家政公司,说现在人少,最低也得3000元。”

百米通道竟然三次被“拦截”

北京晨报记者昨日从雍和宫桥往北一转,远远的就能看到北京人才市场门口站着不少人。这一天的招聘会主要针对销售职位,房地产行业的需求占了其中的主要份额。

在门口聚集的人群中,有两个人举着不同的牌子,但牌子上都写着“招聘”二字,一打听分别来自两家房地产公司,需求量最大的职位是销售人员。而在从大门口进入招聘会现场约一百米的通道上,北京晨报记者先后被三位招聘人员主动拦截,被询问是否要找工作,而他们无一例外地来自房地产行业。“您愿意到我们公司工作吗?不需要经验,包住宿。”一位自称是某房地产公司负责人的男士热情地向记者介绍招聘情况,称该公司是销售高档一手楼盘的公司,代理多家知名楼盘销售,急缺销售人员,“保底工资2000,提成五个点,卖出一套房就有至少一万多的提成。”看到记者并未放缓脚步,这位男士一直跟在旁边“游说”,一直跟了十几分钟,最后还主动把一张招聘启事递到记者手里,并表示:“您可以回去考虑考虑,随时联系上面这个电话。”

记者在人才市场里转了一圈,约有五分之三的招聘单位来自房地产销售相关行业,既有二手房中介,也有一手房销售公司。一家招聘单位负责人告诉记者,年前年后是人员流失最严重的时期,“很多人家在外地,如果上一年干得不太好,过了年后就不会再回来了。”正是这个原因,导致每年春节后,房地产销售行业都要进行一次大规模新人入职。

集体婚礼也成吸引人才招牌

昨日中午12点左右,家住望京的佟女士叫了一份外卖。送餐员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半小时内到达,而是一直到下午1点10分左右才送到,原因是餐馆服务员严重不足。昨日,位于三元桥附近的朝阳人才市场举办了节后第一场综合类招聘会。北京晨报记者留意到,一些服务行业推出的仓库管理员、售票员、酒店服务员等一线职位,基本都处于乏人问津状态。这些职位大多给出了2000元左右的月薪,主要面向外来务工人员。一家餐饮企业负责人表示,劳动密集型的服务业现在只能等到元宵节后,外来务工人员返京,才能填补目前的用工需求。

作为这场招聘会上知名度较高的一家企业,德邦物流似乎也并没有受到应聘者的另眼看待,仅有的一位招聘负责人甚至和另外一位同行聊起了天。他告诉记者,一上午只收到了20份左右的简历,“最缺物流配送人员和网点接送货员,都比较辛苦,一个月大概有3500元左右吧,真招不上来。”记者留意到,德邦物流在招聘启事上特意给出了公司的多种个性化福利,包括集体婚礼、中秋寄送月饼等。

求职者说

找工作也不容易啊

从河北来的陈小姐大专学的文秘专业,昨日也到赵公口人才市场碰碰运气。但她发现,招聘多集中在保安、技工、厨师等岗位,好不容易发现一个企业招文员的信息,“会简单英语、会办公软件、大专以上学历,这些条件我都符合,再仔细一看,必须是北京户口。现在都说招工难,我初七就回来了,还以为是香饽饽。结果前两天投的简历现在也没动静,看来找工作也不容易啊”。

每月挣两千不如回老家

在林大姐看来,月薪不到3000元,在北京根本“混不下去”,“尽管包住,但北京吃穿等物价都不便宜。”她转了一圈,也没发现中意的工作。“我能干保洁、服务员,活儿不轻巧,但都只能挣2000多元一个月,那我还不如回河南老家。”

记者观察发现,水电工、装焊技工、空调维修工的工资一般在3500元至4500元之间,但这类岗位仍然少有人问津。做低端工作不如回老家。

做低端工作不如回老家

记者发现,很多在人才市场里逛的求职者已经自动忽略了保安、保洁、杂工等信息,而是把目标定在了更高端一些的办公室里。“保安工资是不算低,但说出去不好听啊。”拥有大专学历的求职者刘先生告诉记者,现在求职者挑工作的情况也挺普遍的,虽然不具备相关的专业技能,但也不愿意做比较低端的工作。“要是只能做那些,还不如回老家,老家也有企业,工资待遇也不低,还在家门口。”

招聘者说

很多求职者既没技术也无准备

一家文化产业公司的招聘者认为,节后几天遇到的很多求职者既没有技术,也没有准备。“你看这些求职意向表,工作经验一栏有些人干脆空白不填。一些来京务工的农民工没有明确的目标,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类型的工作,更多的是看这份工作自己能不能做,待遇符不符合期待。但他们的期待不合实际的偏高。”

推荐资讯